关于大家_wap

外婆的小小世界

2020-04-08
       记忆中的外婆是一个皮肤白皙、善良温婉的女子,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,像月牙一样。我从小生活在外婆家,从记事起,我就每天跟在外婆的身后,像个“跟屁虫”一样,那时的外婆健步如飞。后来,随着学业的繁忙,我去外婆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但每次回去,外婆总会拉着我的手和我聊天。再后来,我去异地求学,去外婆家的次数就更少了,但每次回去,外婆都会提前准备很多我爱吃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 我以为这样的岁月静好会一直持续下去,却忽略了时光匆匆。外婆年纪大了,听力渐渐不好了,话也跟着少了起来,有时候我和外婆四目相视,她也只是静静地看着我,慈祥地笑着。后来舅舅给她买了助听器,她的话也还是不多,仿佛开始有了自己的小小世界。

       外婆最终还是没有抵过时光的蹉跎,在离世一年多前患上了“阿尔茨海默症”。这病就像一座迷宫,外婆进去得早,当大家发现的时候,她早已习惯了“迷宫”里的小小世界,无论大家怎么呼喊,她都出不来了。我忽然想起有一次,她叫错了舅舅的名字,当时大家不停地帮她纠正,后来外婆也承认是自己搞错了,大家便一笑而过,全以为是外婆年纪大了,谁也不曾想到,外婆记忆的齿轮已经开始被时光悄悄侵蚀,渐渐生了锈。

       直到后来外婆不能走路了、生活不能自理了,我才真正意识到外婆真的生病了,而且病得很严重。我知道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常态,但是真正发生在自己亲人的身上,还是希翼可以有奇迹。

       我最后一次跟外婆聊天,是一个阳光下的午后。当时外婆开心地告诉我,她昨天跟着一群老年人坐大巴去旅游,来到一个风景很优美的地方,她下车拍了很多照片……我耐心地听着,但是我的心里却莫名的酸楚,因为我知道,这只是外婆自己“迷宫”里的美好世界。再后来,外婆便不能说话了,嘴里发出的只有呜呜不清的含糊音节了。

       去年,外婆住进了医院,在普通病房与重症监护室之间不停切换,最后,她还是离开了大家。我遗憾的是没能和外婆好好地道别,虽然从外婆住院起我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意识到以后再也不能见到外婆的那一刻,心还是很痛。

       又是一年清明时,我静静地写下这些文字,寄托我对外婆的哀思。也希翼大家都能活在当下,好好珍惜与亲人相处的幸福时光。

文/杨莹
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